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從襄樊出差一回來,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媽媽那裡。而去那裡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做一頓豐盛的家常菜,買了苦瓜,西紅柿,玉米,做了兩菜一湯,最舒心的是做菜的過程,慢慢的做,想著把菜做熟,那種香香的感覺,真的是很開心,而且做好以後一家人吃的飽飽的,聽著媽媽說好吃,心裡不知道有多麼開心,那有一句話怎麼說的,“為家人忙碌什麼都是值得的”。 當然吃完飯後要好好活動一下,可是今天好熱,太陽使勁的發光,好像是吃多了,要好好運動一下似的,沒辦法,老子要出去逛,就是你發光發得虛脫,我也要出去,哼~ 約了一個女性朋友,等了她半個小時,終於在六渡橋等到她的到來,看到她似乎是長胖了點,也不想著太多,直接說她長好了,這句話讓她自己去想吧,也可以是說她長胖了,也可以說是她長漂亮了,隨便她怎麼想好了,今天之所以這麼好約她,也主要是她今天也要買東西,要買什麼香水,天哪,我沒辦法,只好陪著她了,去了新民眾樂園,她說那裡的香水太次,結果去了大樣百貨,可是沒有她要的那個牌子,最後去屈層仕,一大堆女人,都在裡面挑選自己合適的化裝品,我那個尷尬,不曉得麼樣辦,都是女人就我一個男的,就像個保安,最後又去了新世紀百貨,買了防曬霜,不一會一千元沒了,還好不是我買單,現在我還不是她的男朋友,不需要這麼做,而且我也不太可能成為她的男朋友,因為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但是奇怪的是,我和她這種普通的朋友關係既然維持了七年,好多的朋友現在都沒有聯繫了,可是和她還保持著這種聯繫,其實我對她真的很不瞭解。認識了這麼久,唯一的一個不瞭解的朋友,當然,買完東西,她說她累了,就先閃了,我一個人回媽媽那,路上找了一家小店,減了一個短髮,不是改頭換面,沒有那麼多想法,僅僅是天熱減短點。 看看時間四點,又快到吃飯的時間了,中午的菜還沒吃完,買點香蕉給媽媽吃。她肯定會高興,然後又說我亂花錢,呵呵,還是家常菜好吃,還是親人好,還是這種平實的溫暖實在,說不清楚,卻很讓人信任。

| 4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一想起我的父親。母親!心裡總沉沉的,就開始不安,不由得淚往上湧…… 他們不在我們身邊好多年了,他們在天上,藍藍的天……! 我記得父親是1947年參加革命的,搞不清他是什麼級別的幹部,好像聽他說過,是相當於“副處級”,副處級是多大,當時不太瞭解,後來我在中學時看了一場京劇叫“九品芝麻官”,這才恍然,連九品芝麻官都不夠哇! 父親一生為他所追隨的黨工作,很忠於職守,有威信,人緣很好;個人的事看的很淡,也很少提。但知道他是解放戰爭期間在山東文登老家參軍的,參加過遼沈、平津、淮海三大戰役,並隨四野部隊一直到了海南島。據父親講我還有一個叔叔,和父親前後腳參軍的,淮海戰役中犧牲了。一說起這事,父親的眼睛總是潮潮的。記得在我小時候,地方上擁軍擁屬,我們家既是軍屬又是烈屬,發的票比別人家的多,很受優待。那時候家裡雖然生活較艱難,當母親用票買來的肉,蛋,魚改善伙食時,就覺得很幸福,很光榮!那時深切感到父母親就是我們家的天,藍藍的天。 母親和父親的家都在一個縣城裡,都是在山東省文登市(過去是縣),一個是米山鎮,一個是草場鎮,他們怎麼認識的,不太清楚。但我知道母親很愛父親,一生都追隨他走南闖北。父親大半生從軍,他們的孩子,有在山東老家出生的、有在武漢出生的、有在吉林長春出生的,他們有四個兒子,加上父親五個男人,都由母親一個人來照顧,由於父親長年的軍隊和地方工作落下了許多病,加上頗為頻繁山東老家的親戚往來,其艱難是可想而知了。我記憶中為這個家操勞的母親,除了眼神裡偶而閃現出憂鬱和愁歎之外,她從未有一句怨言,每當她的丈夫和兒子們以及後來的孫子,孫女出現時,她那滄桑的臉上是快樂的、溫暖的,她目光是堅定的。至今每當我想起母親時,仍能清晰地感受到母親那目光的溫暖,是呀!母親是我們家的太陽,藍藍的天空上的暖暖的陽光。 1993年母親走了,我們家的天空從此不再是藍藍的,再沒有暖暖的太陽了,我們全家都很悲傷。在我的記憶裡父親從未流過淚,可母親走的那一天,他老淚縱橫,泣不成聲。他極度的悲傷狀,給我以強烈地震憾。我陡然間對“家”有了最真切感悟…!在父親眼裡,他那相孺以沫,同甘共苦,不離不棄的妻子就是他的家,他的天。然而母親走了,他的家沒了,天也塌了,他痛苦萬狀…… 1994年始終沒有擺脫喪妻之痛的父親,一個人回到了山東文登老家,那裡是他人生之旅的起點,是帶著母親走出去的地方,而今他卻一個人回來了。他極度傷感;人消瘦了很多,且老病纏身。可能知道他真的要老了,也累了,所以要回家,要落葉歸根。同時要去給他的父親。母親。兄弟及其它親人燒紙。敬香。父親望著藍藍的天空,自言自語“回家了”…… 沒過多久,父親真的又有了一個“新家”,我們又有一個“媽媽”了,這個媽媽和父親年齡相仿,也是文登城的人,媽媽的老家是在後山張家村,距父親的草場村相距不到三十里,(現在發展了,都變城市了)他們是同一個年代出生;在同一片土地;同一片藍天下度過各自的童年、少年、青年的,兩人卻是從未謀面,互不相識的天各一方。也許是上蒼的特別眷顧,也許是前世修來的緣份,要回老家,要落葉歸根的父親,就在他的家鄉,遇到了我現在的媽媽,一個願意給他一個新家的媽媽。從此,父親真是享福了,有了家,有了愛他。關心。照顧他的老伴。 我知道,這個媽媽是愛父親的。知道他身體不好,有心臟病,肺氣腫,氣管炎,哮喘等不少老毛病,需要逐漸的調理;她不顧自己心臟病,高血壓,腰痛等老毛病困擾;除了親自操持父親的添減衣被,調節伙食,診病治療等日常起居外;還將家務都打理的應時應季,有張有弛,有條不紊。日子久了,父親的體重增加,面色紅潤,連胸悶氣喘的毛病也好了。 媽媽的家是四世同堂,她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三個孫子,孫女,三個重孫女,大哥華文是文登市建築公司經理,姐姐華香是普通工人,工作生活在威海市,他們都孝順,真心的對父親好,也很照顧他。就這樣生活安逸了,父親的幸福感溢於言表,記得一次父親跟我說;“要不是有你這個媽和這個家,我恐怕活不了這麼大歲數”!平日裡不太講話的父親,臉上露出是無盡的感恩、感謝和感慨!父親的話,讓我的心定下來。 媽媽是個好人,她樂善好施,助人為樂,無論誰有困難她能幫她都願意幫,為此,她的人緣,口碑極好,無論父親這邊的親戚朋友,還是她們家族的人都喜歡與她交往,每當逢年過節,生日聚會她的門前總是車水馬龍,人流不斷;她給人家,人家給她;大包小裹,絡繹不絕…每逢此時,她最開心了。 一次老鄰居們問父親;“老爺子!你老伴對你好不好呀?”父親認真的說;“她對別人都那麼好,對我還能不好嗎!”父親很自豪。還有一次我悄悄的問媽媽,我說;我看出來了,你是愛父親的,那你愛他什麼吶?媽媽的回答簡單明瞭:“他是個大個,他心底沒有一個{私字},總的來說,他是個好人”。話語間帶有濃重的膠東口音。 對,父親在男人中屬高個,年輕時很帥,老了很慈祥。 然而媽媽說的更對,心底沒有一個{私字},兩個好人,一個幸福家,就是我們的天,藍藍天。

| 4 April, 2013 | 一般 | (7 Reads)
時間,像一把刀,生活就像在刀尖上舞蹈。帶著文字走近榮城,又帶著文字離開榮城,那麼多充滿勇氣的文字,如今又會在何方被人們提起,提起那些憂鬱、彷徨的日子。 敬佩畢永國:和他的三次對話,將一生受用。第一次,企業宣傳,必須堅定:文藝為工、農、兵服務的路線。第二次,價值定位,屁股決定立場,報刊發展思路:揚正氣、樹典型、出經驗。第三次,管理問題,“小愛是和,大愛是嚴”,商人還是企業家的領導,決定了企業不同發展思路。 感謝楊李:網絡鑄就的信息化企業,在網絡營銷成為經紀行業新崛起點的歲月,能指引我及時準確地論證與分析,然後提出建設意見,我們更像兄弟。微笑,他始終微笑,在如此喧囂與嚴肅的時代,這比什麼都貴重。 理解張苗苗:那“越級上報”扣在我頭上的罪與傷,我至今難以癒合。我始終不願意看到榮城企業成為中國社會權力化的縮影,他們應該走出這個誤區,企業才會有公平、正義的經紀使命。然而,在觸手可及的人事制度裡,修補而不是創新,改不是革。經紀人的晉陞,業績說話就像中國的教育成績說話一樣悲劇,每一次晉陞,都意味著步入管理層,請問:榮城的管理層需要些啥樣的人才!大家都清楚!還有,家族企業要過渡到家庭企業,誰在思考,誰在行動。這個位置,炙手可熱,非同尋常,需要鐵血,更需要理智,氣壯山河的人事制度,一般都得罪權貴,歷史悲劇很多。於此,表示同情和理解。 想起李秀婷:談戀愛更像談判,因此揮霍了很多與愛情無關的時間,於是相互離開,一轉身,我們依然皆大歡喜。 建議黃榮生:企業產業鏈的拓展與轉移,需要更多的帥才,而經紀人的轉型,或許才是企業最偉大的使命。全國性的開店擴張,經紀人越多,沒有任何宣傳這麼有力,因此整合資源越多,競爭力越強。那麼,為期三個月左右就換批培訓上戰場不見得是企業深入發展的長久之計。 在榮城,我有過開心,有過彷徨,有過不少共同語言。離開,只因為年輕,孤寂的青春渴望學習,渴望長大。 如今,在路上,為何要自棄於當前的一剎那?只能帶著祝福的心情,相信榮城的未來,一定會更好。既然選擇了遠方,就只顧風雨兼程吧!